OG视讯-OG视讯平台

您所在的位置 > OG视讯 > 张九龄 >
张九龄Company News
诗心不改画为魂 ——盛牧夫的诗书画
发布时间: 2019-12-24 来源:阿诚 点击次数:
网址:http://www.huangrongdg.com
网站:OG视讯

  

诗心不改画为魂 ——盛牧夫的诗书画

  

诗心不改画为魂 ——盛牧夫的诗书画

  盛牧夫一生中游历自然山色无数,读书之余尝身临泉林野壑,或访友求教及吟诗作画,可谓读破万卷书,游历万里路,并留下作品众多。然因喜清静而不善仕途,且与世俗多有不争而神离,其身处战乱和剧变之时代而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故其作多有散失,其人其艺亦为当世所忽,甚惜,甚悲!

  回到温州后,因是黄宾虹的学生,又在温岭开了一家书店,同为黄宾虹弟子的王伯敏先生经常光顾,两人结为挚友,常常进行诗画交流。

  盛牧夫正如中国传统文人一样,文章之余,兼修书画,以此陶冶情操,游戏笔墨,艺道两进。自从拜得艺术大师黄宾虹为师以来,对绘画艺术日益精进,在创作实践中体会尤甚,故宾虹先师曾赠其作品,题曰:“子骧弟勤事六法,究心笔墨之理,自写元人意以贻之。”牧夫先生的画注重笔墨内涵,以宾虹画理为宗,太极阴阳转合为章法,篆籀用笔之法入画,水墨交融,气韵生动,心无杂念,浑厚苍郁,颇具田园气象,深得自然山水之神韵,于画中无时无刻不流动着浓郁的诗意。静观其画,如品其诗,细品其诗,如见其人。诗、画、人,浑然一体,卓然风骨,如《登金鸡峰》之水墨淋漓,山岚秋色一望空;《珠帘瀑》之高古深远,看尽深壑寻无路;《天柱峰前》之林泉高致,岭下清泉几家人;《雁荡老僧岩》之苍郁清秀,雾霭不锁江南雨。

  盛牧夫出身在山水奇秀的雁荡大荆镇一户书香门第,自幼生长在江南山色清濛、炊烟雾渺、淳朴自然的田园环境中,每日但闻朗朗读书声,不识世外红尘事,从小在自家的私塾里受到良好严格的启蒙教育,勤于诗书,兼习绘画,十四岁便具备了一定的文化修养和诗画基础,并在当地小有名声。

  其《灵隐月下闻笛》:“梵宫墙角影中斜,修竹断垣三两家。正是清秋明月夜,深山何处落梅花。”此诗描绘的是清秋之夜深山景色,因有了月色下的梵影断垣和修竹人家,油然而生的玄空清朦和宁静孤寂便有了玄机,一句“深山何处落梅花”引出了作者品洁心修的天人合一,由此从无我之境进入到有我的世界中,从而托出了作者心有天地的形象,因而盛牧夫的诗既是出世的本性回归,又是入世的心灵写照。.

  上周六,由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主办的“盛牧夫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暨盛牧夫先生学术研讨会”在我市雁荡山举行。与会专家探讨了盛牧夫的书画成就。盛牧夫(1917-1988),名溥,号牧夫,诗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黄宾虹弟子,绘画专攻山水,晚年居雁荡山北斗洞卖画鬻字为生,作家峻青曾有《北斗洞主》一文记述与他的交往,作品有《雁荡百景图》《读画楼诗抄》等。作为一位少为人知的温籍书画家,本报艺术版特刊文介绍。 ——编者

  可惜的是1949年1月,他因父病日笃,被电召回家,从此也彻底与教学绝缘,亦是人生的一大转折。

  盛牧夫对自幼生长的乡野山村充满了依恋之情,也由此抒发了他内心的诗意,他的《夏夜》诗曰:“炎炎暑气屯,散发待黄昏。萤落疑星坠,云飞讶月奔。更深虫泣露,人静竹敲门。客路风波险,吾宁爱野村。”该诗于炎热暑气中顿感徐徐凉风拂面,心静如水无波,意深似风无影,并暗藏禅意化境及田园恋情。《溪边即事》:“清溪一滩水,苍发两诗人。野语生真趣,清流涤俗尘。喧嚣车马远,问答牧童亲。只此幽闲绝,何须问古津。”此诗清虚雅逸,天真自然,悠远意长,高俊格古,大有魏晋之遗风,儒道之高洁,反映作者向往恬淡无欲,志在高远和脱俗隐逸生活的品格。其人格修为、人文气质和乡土情怀通过一首首诗作尽情流露,其归隐乡野、远离俗尘、忘情山水的心灵意境,如一幅幅画面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中国画自古以品论高低,何为品?学养、功力、人格、骨气乃为品;何为高?笔墨见其学,诗情见其魂,气韵见其象,乃为高。是故为画者以风格标扬其人格,以人格彰显其品格,以品格立见其画格。牧夫先生之画,实为其诗性的流溢,气质的荡漾,学问的挥洒,品格的风发。

  当本地的一般先生不能满足他继续提高的水平,他就萌生外出求师之意。据其子回忆,盛牧夫和三弟负笈赴沪,从学于姐夫李子瑾(康有为晚期门生)学习古典文学与诗词,同时兼学绘画、书法。十五岁即作《梅花》一幅,称奇于沪上名流,郑午昌、张圣为其画题辞。十七岁经朱盋文先生介绍,拜名画家黄宾虹为师,从此专攻山水画,常常登门候教,蒙获黄师循循开导,面授笔墨诸法,讲解详尽,润饰修改,三五年如一日,至1936年已深得黄氏传统画法之涯略,并于同年秋考入上海新华艺专西画系学习,但课余间隙仍照常去黄师处求教,直至1937年黄老应邀去北平艺专任教暂止。

  1948年黄宾虹重返上海,同年8月旋任教于浙江美院,期间曾约盛牧夫来杭州,并亲自为他借得灵隐矍氏山庄为学习之所,嘱他从事编写画学著作,想借此逐步把他调入学校教学,也为他日后在画坛谋得一席之地作铺垫。

  盛牧夫一生中大量诗作存于世,反映出先生胸藏万卷书之自然流溢,他的诗是他人生旅途心灵的寄托,也是他与山川自然造化的对语,更是他对艺术独特领悟的关照。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与黄宾虹亦师亦友关系的诸乐三曾说,画画首先要有诗意,有时先作诗,再根据诗画画,有时心中先有了诗意,画好画再成诗。唐代大文豪王维也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此皆诗画互补,诗画相合,诗画一体,诗画同理之重要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