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视讯-OG视讯平台

您所在的位置 > OG视讯 > 孟鹤堂 >
孟鹤堂Company News
小猫咪的早晨
发布时间: 2019-12-22 来源:阿诚 点击次数:
网址:http://www.huangrongdg.com
网站:OG视讯

  

小猫咪的早晨

小猫咪的早晨

  张张嘴,不情不愿睁开眼,王九龙的那东西就在自己脸颊边,弄醒他的就是这根玩意儿。见他醒了,王九龙握着小兄弟的头继续戳他的脸颊。刚醒的人软乎乎的没什么力气,白白让王九龙戳着自己脸颊肉玩儿。张九龄当他发情,看明白什么情况之后干脆闭眼又想接着睡。拉长声儿,王九龙可不想看自个儿被无视了,放开小兄弟捏上张九龄的下巴尖儿就亲过去。第一口是脸颊肉,牙印是不能留下的,但口水印子必须得有,亮晶晶的好看;第二口是下唇肉,饱满的很,一小会儿就红艳艳的;第三口是舌头,先含一会儿是最好,热烫又软,小口吸着就能勾得张九龄张嘴回应,黏黏糊糊的全是不满。昨晚被王九龙抓着不放闹到后半夜,尾巴尖儿都要被王九龙抓秃了。偏生这是个磨人精,最知道怎么让他舒服,光是撸尾巴就能让他高潮。张九龄是气也气不得,乐也乐不得,索性一口咬在王九龙手上,翻身自己坐在王九龙身上把他的玩意儿吃进去。已经让王九龙射进去两次,身体里的液体满满当当,湿哒哒的存也存不住,顺着姿势就往下流淋在两人交合处,倒是方便了张九龄动作。猫耳朵原本都累得耷拉了,这会儿也被刺激得重新支棱起来,顶在乱蓬蓬的头发上,一动一动的更是可爱的不行。王九龙忍不住又上手去捏,猫耳朵薄,毛细血管又多,稍微摸摸就发烫,带的张九龄连眼尾都红了。不甘心让王九龙这么玩弄,张九龄起了坏心思,咬着下唇也不做大动作,有一下没一下地起落,后穴收缩得勤快,他等着王九龙跟他认怂。王九龙哪里看不出张九龄想什么,【跟着公号学诗词】壮士吟 查看更多欣赏完小猫咪使坏,王九龙决定身体力行教教他坏人到底是什么样儿的。他放过可怜兮兮的猫耳朵,抓住了张九龄的腰,小猫咪的尾巴不自觉他缠上手腕,暖和的很。张九龄半闭着眼,这么磨也弄得他自个儿发困,还没等着困劲儿上来,王九龙就开始发狠,他生生被晃醒了。半个再多的完整字儿都说不出来了,张九龄抓着王九龙的肩膀,动静太大,连撑着坐起来都不行,只能趴在他身上,整个身子都被王九龙带的上下晃动,尾巴缠得更紧,倒像是落水人抓在浮木上与海浪颠簸。最后是靠张九龄求饶算是勉强结束,用上了猫耳猫尾连着肉垫都摆出来好好给王九龙撒娇才骗得人放他睡觉。被抱去洗澡的时候又给压在墙壁上弄了一次,这回他是怎么都再不行了。张九龄吞着王九龙的小兄弟愤愤不平。什么主人啊!宠物没人权了是吗!怎么晚上不让睡白天还不让睡啊!嘴巴填的满满,张九龄舔了舔柱头,圆滚滚的,刚没注意吞到底差点给他呛吐了,还是王九龙连忙把他捞起来又亲又揉地安抚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趴下去。虽然是很坏的主人,但是也没有比王九龙更疼他的了。张九龄本想把尖牙亮出来给王九龙一个教训,不过想起当初带他回来的情景,满心也只有喜欢。那时候他还很小,不能化人形,直接被当成一般的小猫买走了,买他的是个坏人,真正的坏人,总是挨踢,被酒瓶子打几乎也是隔几天就要遇上的——有时候还会扎上碎玻璃。烟头也会往他身上烫,可痛了。他原本还想再忍忍,忍到可以化形的时候。但那天他被刀子砍伤肚子的时候觉得不行,再等命都没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硬生生从十几楼往下跳,的的确确是拖着最后一口气被王九龙在街口捡到了。送进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也不知道是不是九死一生,本来离化形还有好长时间的人被王九龙养了大半年居然就成了。他现在都记得那会儿自己刚化成人形,好不容易在王九龙衣柜里翻出一件衬衫,刚套好都没找上裤子,王九龙就推开卧室门进来了。这句话目前被列为张九龄最想要删除的记忆第一名。什么话不好,哪怕叫声“喵”呢——当然,他的确在王九龙对他的质疑中叫了一声。再往后他是怎么被王九龙照顾着照顾着就滚上床这件事儿呢没必要多提了,反正现状就是他们都过得挺开心的。起起伏伏含了也有好长时间了,张九龄都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被情热激出来,心跳嘭嘭嘭加速,张九龄再舔了几口愣是发脾气往床下一跳就要跑。张九龄瘪着嘴,被宠着的时间其实不算很长,但他从来没被这样好好对待过,尤其是在经受了那样的折磨之后。有时候他都会想,是不是自己要的太多了,王九龙不需要对他那么好的。说着就要跪下去接着给他口,好像认错一样。原本搂着脖子的手刚松开就被王九龙抱回去,轻吻落在眼皮上,张九龄眨眨眼。“除非你不喜欢我跑了,不然我都不会扔下你——你也别想跑,不喜欢我这种机会不可能有!”王九龙当初在街头看见蜷缩成一团的小黑猫时其实并没有太关心,只是那只黑猫碰巧在他路过的时候睁眼看向他。那天天气不好,阴云密布,下一秒就要有雨滴落下似的,可那只黑猫的眼睛太亮了,亮的像是把所有阳光都装在里面,只那一秒,就撞上王九龙的心口。大概这就叫缘分,王九龙抱着张九龄重新躺好了。他们相拥着接吻,小兄弟正被张九龄的尾巴松松缠着继续着刚才没做完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