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视讯-OG视讯平台

您所在的位置 > OG视讯 > 姜昆 >
姜昆Company News
单纯的搞笑不高级
发布时间: 2019-12-25 来源:阿诚 点击次数:
网址:http://www.huangrongdg.com
网站:OG视讯

  把大人物叫作“大咖”,把感情投入说成“入戏太深”,还了解“工业自动化、生活智能化”,知道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既有网言网语、时代话题,又使用着传统的相声术语,处处都是包袱。3个小时的讲课,仿佛杨振华的相声专场,台下的学生有福了。 推陈出新,始终是杨振华相声艺术的重要追求。“一种艺术停留在原地,是要离人们远去的。前辈艺术家留下的那些有滋有味的作品,让我们怀念,但是我们不能沉溺于那些过去的老活。喜欢老活不是毛病,新从旧中来,又打老里生,但新的终究要代替旧的。” 说到“菜”,他来了段现挂,就拿团里的演员小蔡为例:“各位,我自报一下我姓蔡,那是哪个蔡呀?我一说这个蔡,你就能知道了:北京大学有个校长叫蔡元培,民国有个将军叫蔡锷,谁不知道?还有个大文豪叫蔡东藩,从秦始皇一直写到清史明史。您知道我叫什么吗?他叫蔡东藩,我叫蔡东岩!” 突然收到杨振华送的“大礼包”,小蔡很激动,“有了杨先生这么漂亮的包袱,根本就不用模仿别人的。” 在杨振华看来,相声表演者更要注意社会效益,“老人要戴花镜,为了看真。青年人要拿望远镜,为了看远。科学家拿起显微镜,为了看细。有钱人戴上墨镜,为了看淡。我们相声演员必须要求真。现在很多相声成了单纯的搞笑,这跟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相去甚远。还有一些人,净往下三路上联想,那个不高级,只能说明你低俗。那样的相声演员,可耻可恶可厌。”“我看到许多外国朋友到中国来听传统的京剧和相声。京剧是国粹,相声能和京剧相提并论,这是多高的评价啊。我们拿什么回报这份期待?我们要走在文化潮流的前面,与时俱进,与人民同呼吸。” 83岁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杨振华最近很忙。12月16日,鼎泰乐和艺术团在沈阳鼎泰茶社举办公益曲艺演出,杨振华登台亮相,经典的相声小段《王安石赶考》引来观众连连叫好。12月22日下午,作为鼎泰乐和艺术团名誉团长、艺术指导的杨振华再次来到鼎泰茶社,向团里演员倾情传授相声创作和表演心得。 他的言传身教,让团里的年轻演员们获益良多,也深受鼓励。2019年是鼎泰乐和艺术团的丰收年:青年演员张学京、郭玉参加了第十届天津相声节。在“相声回家”第十届北京青年相声节新作品比赛中,青年演员张学京和王乐天表演的原创相声《阎王爷招工》获得三等奖;在第二届“马季杯”全国大学生相声展演中,戴向和张帅的相声《我是歌王》获得优秀才俊奖;在辽宁省第三届大学生曲艺节上,吴佳林和王源博表演的原创相声《打工奇遇》获得最佳节目奖,董志远和金汉鹏表演的原创相声《韶年论》获得最佳节目奖……这些成绩也让身为名誉团长的杨振华甚感欣慰。 相声到底该怎么写,杨振华说:“先把包袱备足了。日常积累是必须的,没有积累就没有原材料,有了原材料你再去识别、分类,看它能做成什么菜。” 谈到创作,杨振华露出了比年轻人还旺盛的激情:“再比如我昨天看的一个新闻,一个心理学家说人的心态可以掌控你的身体,也就是说,身体健康不健康关键看心态。我看了以后就琢磨了一个段子,甲说:什么是心态呢,‘态’字怎么写?一个太平的‘太’加个‘心’字,心态就是心里太平。乙说:你那个讲法还不对,这个‘太’不是太平的‘太’,是太太的‘太’,心里装着太太,身体才能健康。这么一解释,包袱不就来了吗?” “道听途说真学问,细枝末节乃知识。生命有穷时,去一日少一日。学问无尽头,求一分得一分。”说起诗词歌赋,杨振华信手拈来。强调学习的重要性,是他对相声创作者最大的希望。“多深的人写多深的相声,相声界要吸收更多的知识精英进来。”“相声演员最大的本事是现挂。现挂是什么?是睿智的展现,是灵机的爆发,是知识的积累。你肚子里不宽敞,挂出去的准是水词。相声演员应该是有文风文气的,大家现场愿意讲‘气场’,真正的气场应该是文风不是俗风。” 此次讲课,杨振华带来了自己创作的6个相声段子,无偿提供给艺术团的年轻演员,还一字一句地和团员们讨论、分析。也许不久之后,沈阳的观众就会从这些年轻人身上再次看到杨式相声的独特风采。 “什么是相声?有人说是象声,是模拟之学。我的理解不同,德云社张九龄恋情曝光深夜街头大胆拥吻 查看更多。相声的‘相’也是宰相的‘相’,是辅佐、辅助的意思,相声的意义就是要辅佐人教育人。”曾以相声《假大空》等享誉全国的杨振华,相声创作始终紧密联系现实。在他看来,相声艺术承载着极强的社会教化功能,“大多数人认为相声是从民间文艺这条线上传下来的,我认为它还有另一个来源,就是古代文人日常趣谈中那些幽默诙谐的包袱。相声本身是调侃、是评论、是趣谈,也是讨论时事的论坛。相声的语言锋利,使人印象深刻,挥不去抹不掉,所以人们至今还在使用‘假大空’这个词。” 这些年,杨振华始终坚持相声创作,已经积累了120段作品。新相声,题材从哪里来?杨振华说,对新现象、新问题的关注,用新的眼光关注老问题,都是大题材。“我现在创作的新相声,比如《四大名著》《俗话说》《机器人畅想曲》,都是新话题,现在谁不感兴趣?现在有人提出,将来都自动了智能了,人能干什么去呀?这不就是相声的题材吗?”